中越战争我解放军为何裸体作战?猫耳洞的秘闻

2017-04-21 09:02胜博发在线娱乐:作者:浏览:8

  极其恶劣的生活环境

老山位于中国云南省麻栗坡县船头以西,主峰海拔1422.2米,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国云南省的咽喉,由于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中越在老山进行了长达十年的争夺战。

  由于老山地区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喀斯特地貌,山体上分布着许多大小深浅不一的溶洞,常被战士们当作天然的掩体,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难以构筑工事的不足。久而久之,有人便把小型的天然溶洞与人工挖掘的猫耳洞混为一谈,不分彼此。

  “猫耳洞”之所以成为当时点击率很高的关键词,并不是因为它的形式,而关键在于它独特的内涵。如此小小猫耳洞,却与前线将士的生存条件,战斗的胜败,乃至国威军威、人格精神等等密切相关,牵动着前后方亿万人的心。

  猫耳洞作为戍边战士的终日栖身之地,其狭小逼仄首当其冲,进出必低头,站立必弯腰,即便是躺下了也要屈胳膊蜷腿,如同受刑一般,那种憋闷的滋味,不是一般人都能够体会到的。

猫耳洞场景

  典型的亚热带气候,温度高,湿度大,衣物霉烂,食品变质,被褥几可拧出水滴。战士们只能穿背心裤衩,甚至像原始人那样赤身裸体。尤其进入雨季后,阴雨连绵不断,金贵的太阳难得露出笑脸,加之猫耳洞地势低洼,入口狭窄,少得可怜的阳光也未曾照进一丝半缕,雨水倒是往里流得欢畅。

老山前线在猫耳洞洞口警戒的解放军战士

  猫耳洞内积水满地,有时水深竟然漫过膝盖,无法蹲坐,躺下休息片刻更是奢望。战士们只好把用过的弹药箱垒成平台,用来支撑极度疲乏的身体,轮流坐在上面稍作休息,权作困苦煎熬中的享受。

  由于在洞内沉闷,整日汗水流淌,裆部长期被汗水侵蚀,污垢与盐分积累,红色癣菌白色球菌等细菌得到繁殖,加上缺水,不刷牙、不洗脸,当然就无法洗屁股了,以致出现了“烂裆”这个如同阉割的奇怪疾病。

  洞内污浊不堪的空气,霉菌味汗酸味,夹杂着说不出名堂的腥臭味,简直是污浊不堪,几乎置人于窒息。

  更为可怕的是各种热带昆虫的疯狂侵袭,蝎子、蜈蚣等狼狈为奸,恶毒的蚊蠓专门袭击虚脱发黄的皮肤,被叮咬处眨眼间肿胀起包,遇水发炎,溃疡腐烂,不时地流出脓液,疼痛钻心......

猫耳洞中的生活

战士们说,猫耳洞中一年,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

  特工来袭入洞伊始,便意味着每秒钟都可能是你人生的句号。

  死去并不痛苦,但是不怕死又不想死的人对死神却要时时戒备,却是苦中之苦。

闷热,潮湿的猫耳洞

  不出击的日子,猫耳洞与生命同在,条件便是紧盯着洞口,连眨眼也要比平时紧凑一些。敌我双方的洞口,最近的仅有三十多米,一座小山百十个洞,阴险的洞口如同死神的大门,谁一不小心捅到,他就会被打成马峰窝。

  在猫耳洞,不要说别的,单单就是那个提心吊胆也让人受不了,尤其在夜晚更是如此,刮风下雨打雷的天气是越南特工偷袭的最佳天气,借着闪电看见了我们的射击孔,在下一个闪电来临时就是一梭子子弹打进来了,在洞里的战友往往就这样牺牲了。还有的顺着电话线摸进了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递进来一颗“哧哧”冒烟的手雷、一束手榴弹、一根爆破筒,因此猫耳洞成了迎接死神的洞口。一连三排五班的高正被金环蛇咬伤虎口,卫生员及洞内的战友帮他切开伤口做引流手术,用江苏南通季得胜蛇药片及时保住了他的生命,高烧昏迷三天后的他从死神面前回到战友身边。

  8月22日晚,电闪雷鸣,天下着南疆特有的滂沱大雨,山洪肆虐着喧嚣而下,洪水向地势低洼的猫耳洞灌进去,在洞内的战友全部浸泡在洪水里,小高被安排在洞口稍高的地方,一个闪电袭来,小高发现洞外有人影一晃,紧接着一颗“哧哧”冒烟的手雷扔进洞内,他来不及叫战友,就势一倒用自己孱弱的身体压在手雷上,一声闷响,小高被爆炸的气浪掀起后又沉重地落在猫耳洞内,牺牲在洪水泛滥的猫耳洞,战友们旋风般地冲出猫耳洞展开搜索,击毙来偷袭的越南特工四人,战友们紧紧抱住高正死死不愿松手,在为小高清洗遗体的时候发现,大量弹片从小高背部穿入,后背呈开放型伤口,血肉模糊。

  一生能够活两次

  322阵地是老山战场的中部,这个山头被三分之二的敌人占领着。三分之一是我方的几个哨位。这里是争夺最激烈、失守和收复次数最多的一个阵地。6月,为了夺回一号哨位,我军不惜一切代价结果牺牲了一百多战士的生命,争夺得相当惨烈。

  322阵地的几个洞各有特色,二号洞是排指挥所,用匍匐前进的姿式往下爬十几米才到底。里面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充斥着臭味、汗酸味、霉味、馊味、老鼠味、煤油味、硝烟,各种味道俱全,唯有做饭的时候偶尔有一丝香味。最为凄惨的是靠左边一排排的空罐头盒子,里面全是大便,距离敌人远的洞囤积一日便可以处理了,而二号洞则要长期积累,待军工送上罐头再运一部分这样的罐头出去,来不及运的就随同弹药移交给换防的友军,洞中都有相当数量的代代相传的陈年罐头。这些罐头成了老鼠们的美餐,它们不光吃还带得到处都是,成为一大景观。

  四号洞叫水牢,口朝天地势低,加之是雨季,一下雨就灌水泡汤,蹲在水里实在不是滋味。在猫耳洞里泡汤也是猫耳洞的普遍景观,蹲在水里掏也掏不出来,不论上洞或者石洞,几乎没有不漏雨不灌水的,有的水只有几十公分深;有的水灌到了脖子,很多时候水在十多个小时后才会退去,但是遇到连阴雨则要连续在洞里泡个几天甚至十几天,有水也不能离开洞,必须坚守,洞里的人就蹲在水里或跪在水里,把枪绑在肩膀上,电台顶在头上。实在顶不住就在水里睡着了,头耷拉在水里又猛的被激醒。等水退了浑身上下起满了大皱褶,四肢好像不是自己的。小便更是难受,一根管子迈向洞外,管子一端固定在一个敲去底部的酒瓶子上,这就是小便处,小便时须侧卧,弄不好让玻璃碴子划了就得发炎。

  一号洞不是洞,而是一个三角形的豁口,外面用装上土的编织袋垒起来,深1.2米,底宽60公分,空间不足0.3立方米。它实在太小,除了两个瘦弱一点的战士加一件短武器外就没有一点余地可以利用。躺不能躺,坐不能坐,蹲也无法蹲。这个洞每天换一次人,在这个洞不论多长时间都不能说话,不能吃喝不能拉,必须拉就放在裤头上,因为距离敌人只有24米。在一号洞最憋气的是无法战斗,只能靠其他火力掩护,不断朝着敌人阵地目标射击。

  猫耳洞缺水是战区无人不知的难题,生命离不开水是战区无人不晓的真理,水的匮乏,加剧了“猫耳洞氏族”的难熬。

  四号洞5月2日至4日连续三夜遭到敌人强烈偷袭,储存的七桶水被炸飞了四桶,伪装部分起火,仅剩的三桶用于灭火,否则将危及储存的弹药。战士小赵的水壶里面幸存小半壶水,见排长联络指挥嗓子喊哑了,倒给他他舍不得喝。3日下午指导员王汝阳带领18名党员突破炮火封锁强行运送弹药上了四号洞,排长拿出那半壶水,大家心情沉重谁也无法喝那珍贵的水,只有两名伤员吃药微微喝了两口。4日,党员再次抢运两桶水才缓解了危机。那种情景,彷佛回到了炮火连天的上甘岭一样。

  三号洞居住着两位阴险的邻居--蟒蛇。赶又赶不走,谁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发脾气。刚开始的时候用烟熏,用酒喷倒也管用,它们闻到这些气味便缩了回去,时间一长,蟒蛇似乎感染了烟瘾酒瘾,再熏再喷无济于事。因此,战士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侍候,午餐肉罐头打开随时让它们享受,鸡蛋一溜摆在靠蛇洞的地方由它们自己消化。驻扎在三号洞的战士很是畏惧这两位邻居,后来,它们彷佛与战士结下了深厚的情意,饿了就出来,吃了就缩回去,甚至就躺在洞内,有一个广西战士试探着触摸它们,它们也静静地让他摸,这一发现就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战友们纷纷壮着胆子去接近它们,慢慢的,很多战士便有了与它们的合影。

  挥霍时光战斗之余,总得找点事情干,指甲一天可以剪10遍,每次剪得越少越好;枪一天可以分解开来擦拭10遍,10个弹药箱子每天摆放一个造型30天不重复,有手艺的能工巧匠则利用在猫耳洞的绝妙机会,利用弹头制作十字架,一度时期后方青年最为流行佩戴弹头做的十字架就是那时在猫耳洞发明并推广流行的。

  夜晚的猫耳洞是战士们最为活跃的时候,吹牛侃大山是猫耳洞的必修课。

  吹牛大王是“猫耳洞氏族”中最受欢迎的人物。先是回忆性吹,后是创造性吹。

  打扑克、下象棋也是猫耳洞氏族的必修课,人多的洞可以打扑克,开拔时带来的扑克成为了宝贝,打烂了一张用膏药贴上画上点继续打,有的牌上贴有三四片膏药。因为军工供应的物品中,唯一没有这些打发时间的东西,以致一副扑克有几寸厚。象棋容易解决,去卫生队要32片去痛片,拆一个春城烟的壳子,用红蓝圆珠笔直接在药片上写上车、马、炮等棋子,再画一个棋盘就可以消遣,必要时刻,可以拿最厉害的将、帅、车、马、炮来应付感冒之类的小毛病。一度时期,猫耳洞人的扑克棋艺水平得以显着提高。

  猫耳洞的孤寂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彷佛有一种无法摆脱的危机在纠缠着自己。它让你忍无可忍又无能为力还必须忍之受之。人的精神需求与欲望在猫耳洞里面成为孤寂与烦躁的源泉,它随时跟着你的灵魂,这种灵魂的长久折磨让你欲生不能欲死不能,压抑着战士们的一腔热血恨不得冲出去厮杀一场,死也死个痛快。如不是战场纪律的约束,大概没有一个人愿意像冬眠的动物一样,蜷缩在黑暗肮脏潮湿窄小的洞中与老鼠、毒蛇、蚊虫为伍那么长时间。

  烂裆始末

  猫耳洞的潮湿封闭状态,很有一些现代医学上隔离的味道,世界上最好的传染病医院也恐怕没有如此的隔离条件。中外战场上常有的那些恶性传染疾病在老山猫耳洞这个特定的环境没有流行市场。流行感冒在这里无法流行,有哮喘疾病的战士在洞里很少复发,洞内的锅碗瓢盆经常以罐头盒代替。

  猫耳洞居住时间久了,加之进入雷雨季节洞内相当潮湿,猫耳洞内出现了防不胜防的独特疾病,有的阵地则人人有份。比敌人更为难于对付的灾难再一次光顾度日如年的猫耳洞氏族。

  由于在洞内沉闷,整日汗水流淌,裆部长期被汗水侵蚀,污垢与盐分积累,红色癣菌白色球菌等细菌得到繁殖,加上缺水,不刷牙、不洗脸,当然就无法洗屁股了,以致出现了“烂裆”这个如同阉割的奇怪疾病。猫耳洞人是不洗手的,打扑克的时候,战士们一只手抓着牌,另一只手在裆部不停地搓,手拿出来又粘又湿,抓过牌甩出去,那扑克牌上就有了红与黄的痕迹,久而久之,烂裆成为猫耳洞的流行病。

  烂裆与猫耳洞结下了不解之缘,先是裆部奇痒难耐,继而就是溃烂,以致发展到腋下、双脚,有的甚至全身感染。抓痒成为猫耳洞一个不需要下达命令而齐动手的异常景观,只要一个在抓痒,其他战士彷佛受到感染一样立刻双手兜住裆部在试探着搓。

  睾丸处烂得最厉害,猫耳洞氏族称为“烂蛋”,烂得都不成形状,只剩下烂糊糊的一堆,透明的液体、黄色的水分和红色的血迹渗透出来,只要人坐着不动,不一会便把大腿根与裆部粘在一起。挠又无法挠,忍受不了只有双手搓,搓来搓去搓变了形,疼痛难忍才罢休。这个地方比较贵重,裤头在上面一则不方便搓,二则稍微不小心裤头被血水渗透与肉粘在一起那种撕裂般的感觉如同阉割一样可不是好受的。因此,坦然的人为了自己的方便毅然脱去了裤头,害羞的战士坚持了没有几日,也脱去裤头。成为世界军事斗争史上光着屁股打仗的唯一一个独特景观,也成为老山独有的风景。

  走路很难受,挺拔的兵走路都变了姿式,成了罗圈腿,揸着脚,两腿成O形,一步一步地挪,就像裆部揣着一个极为宝贵的怕被挤压的宝贝一样。

  有时遇到天气好出太阳,战士们除了警戒外,一律带着武器出来一坐一长排,尽可能让太阳晒晒溃烂的地方,这叫“晒蛋”,是猫耳洞氏族发明的难得的疗法之一。在洞内一切都是潮湿的,都要发霉。衣服发霉布满绿毛,木头发霉腐烂长出了一串的蘑菇,人在洞内发霉就是溃烂。晒蛋疗法的确有效,全身裸露着不挂一丝线头,溃烂的部位对着阳光,在光天化日下凉晒,一个个武器摆在身边,一个个统一动作,都在摆弄那个地方,越晒越痒,战士们用双手兜住那地方尽情地搓。

  可惜那些被敌人高射机枪及火炮标定的猫耳洞,无法得到这个待遇,无法进行晒蛋疗法,只能在洞内望着明媚的阳光叹息,恨不得把阳光捕捉到洞内来。

  经过半年时间,由四川制药厂生产的一种用塑料袋封闭的带有药液体的浴巾送到前线,每块手帕大小,内装浸有药水的纱布,专门用于敷溃烂的裆部,很有效。同时军工及支前民兵加大了水的供应,每人每天可以保证使用四斤水,三斤饮用,一斤就是用来清洗裆部。经过多种措施,条件逐渐得到改善,烂裆的疾病得到控制。

  但是,溃烂处如同阉割一样的感受让猫耳洞氏族的战士们刻骨铭心。

相关阅读:中越自卫反击战:越南女军营外看到的惊人一幕!

  越南一向有女性参军的传统。战争一起,总会有许多越南女子放下相夫教子的责任,狂热地投入战争,和男人一样冷血,一样徒手与敌人厮杀搏斗。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最让解放军头痛的就是那些防不胜防的女子特工,她们像兵又像民,而且花样百出,有些时候为达到一些目的还香艳无比。

  对越反击战老兵口述:我部的重型炮弹呼啸而至,有几发爆弹打在水中,腾起数十米高的水柱,水中的两个女兵再没有见她们上岸。重型炮弹将岸上的尸体和草石炸起甩向天空,硝烟拂过,那里已不存在活着的生命。天黑时留下颜峰、王国良值班,我们收工吃饭。吃晚饭时,大家没再提那几个越南女兵。虽然当炮弹覆盖目标时大家都有一时的欢叫和亢奋,但在中国的传统里有好男不给恶女斗的习惯。

  (注:当时老山正面战场驻守一个越南女兵团,我们称寡妇团,作战勇敢凶很。由于越南连年战争,有资料显示,当时越南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较严重的地区,男女比例高达1比26,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当时,越南女人嫁人都非常困难,曾出现过三名女大学生绑架男人事件,女大学生的目的非常单纯,就是只希望能怀上孩子。连年战争,越南男人已成为抢手货。许多越南女孩,在政府的鼓励下从军走上战场。)晚上,漳雾降临,我把自已关进没门的蚊账里。一群群肥大的蚊子嗡嗡叫着顺蚊账边绕来绕去。我用衣服遮档着手电筒光写日记,记录一天的心情。班长汪如申和我床靠床依峭壁搭建,他坐在蚊账里无语沉思,他经常喜欢那样孤独的坐着,好象总有想不完的心事;连长许正楼在小山洞里打着小手电写日记;朱殿虎无聊的摆弄着收音机;严治平坐在山洞最里边抽着闷烟;栾加利、刘文刚担任警戒任务。早晨姚志杰已配到炮阵地加强给炊事班帮厨,也算是侦察班的预备队。

  战场上,没有枪炮声的夜晚死一样沉寂。草丛中有很多莹火虫闪着兰光,绿光闪跃的小草蛇不时的在林中跑过。遥望山下的那马村,黑夜中没有一点灯光。昂首看看灰雾茫茫的天空,没有一个星星,更没有月亮。这就是战场,这就是战场寂瘼难熬的夜晚。

越南女军营

  从1978年12月中旬以来,广西云南驻扎着从全军调来的九个战备值班军,共计29个战斗师及两个炮兵师,约35万人,各种大小火炮上千门,各种工程车辆,坦克,装甲车,汽车及地方支前运输车辆尽万台,后勤保障一切就绪。中越边境战线上,大战在即,各参战部队攻击以待。

  1979年2月17日清晨,在中央军委的指令下,对越反击作战打响了,我边防部队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的打击掩护下,从广西云南两个大方向,以排山倒海之势,用强大的兵力,分成13路,跨越中越边境战线,向越军发起全面反击作战。

  1984年8月25日,晨雾今天我营校正炮击越南班墨村右侧山丘后方敌炮阵地,这个炮阵地连日来不断向我方村寨和步炮阵地炮击,时机常选在上午浓雾未散不便于我们观察时。

  这个炮阵地是越军的122毫米榴弹炮阵地,由于最近没有大的战斗,敌人很麻痹大意。有时可以看到有十几名越军沿着田间小路晃悠悠的进出班墨村。中午天热时,也常能隐隐约约看到树林里面有三三两两的越军乘凉聊天。

  上午11时20分,有一军车在阵地旁的土路上装御物品,十分钟后离去。连长向营指报告,要求炮击。三分钟后,首发炮弹打在稻田地,向左偏离目标100米。第二次修正射击,四发炮弹向左偏离目标约850米。

  连长说:“怎么搞地,越偏越远?”营指还没回话,我们发现偏离目标这四发炮弹,有一枚命中了一个越军弹药所,爆炸的火焰一飞冲天,火烟腾起有一百多米高,传来阵阵爆炸声。另三发误中民房,火光浓烟四起。越南的民房多为木制结构的草房,很易燃烧。

  炮队镜里可以清楚看到有几个老百姓抱着物品带着孩子往山上林中奔跑。连长把情况报告给指挥所,营长说刚才计算员弄错了数据。第三次修正射击,四发炮弹准确命中目标。以此为基准,又发射36发炮弹,全部覆盖敌目标,敌炮阵地上浓烟滚滚。

  晚上,我和连长聊天,连长说炮弹偏离目标对炮兵来说是失误但又无法避免的事。他当新兵时,有个老兵给他讲过一个故事:“一次炮兵打靶,打出去四发炮弹,只有三发命中目标,另一发偏离靶点几里地。炮连长大惊,带着炮班长驱车赶往,怕误伤了群众。到地方一看,偏离的这发炮弹打在西瓜地里,才舒了口气。正要离开,发现从瓜地里战战惊惊爬起来一个人,满脸黑污吓地哆哆嗦嗦说,解......解放军同志......俺......俺就偷个瓜.....还......还是第一次......也......也........也用不着用大炮打俺吧?”呵呵,真有意思。

  8月26日晴,晨有雾中午观察越南班墨右侧的敌炮阵地,昨天遭我部炮击后,除了可看见黄土弹坑外,周围看不见一个人影。看来在战场上疏乎大意是要惨遭横祸的。

越南女兵

  下午三点半,越南那端村远方有一座大山的山脊线上,站有一群中小学生。二十多人的样子,四十倍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她)们,清一色的白上衣蓝裤子,系着红领巾。

  在两个身着白色上衣的女老师带领下,朝我方指指点点。我猜想可能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战场是危险的,真弄不懂这些越南人在搞什么名堂。在激光望远测距议里,红色闪动着的数据显示距我观察所的位置18560米。

  这个位距,是在我们130加农炮射击的最佳射程内。我把方位、距离、坐标报告给指挥所,营长用他那山东口音很浓的普通话回答:“先记下来........扯蛋。”

  扯蛋二字应该是营长放下电话时随口说的,被我听到了。但不知是说越南人扯蛋,还是说我扯蛋。俺只是一个小兵,打不打上边说了算,咱是按规定办事。规定是:发现五人以上,必须立即报告。

  8月29日,晴,天气炎热今天收到两位老同学超和小普的来信。信上说家乡还是老样子,真羡慕我,不但当了兵,还能去打仗。让我注意安全,回去给他们讲讲战场上的故事,阅后倍感亲切。同时还收到有六封来自祖国各地的来信,有云南、山东、贵州的,还有一封来自辽宁,多是中小学生写来。信中称呼有哥哥、叔叔,也有称爷爷的。这些信件是寄给云南老山前线“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收,大家相互传阅,心中无限感激,连长让我按地扯一一回信。

  下午4点55分,越南小青山后边走出三个女兵,向江边走去。紧接着又稀稀啦啦走出六个,全是女兵,拿有武器。四十倍高清晰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们隆起的胸部和长发。

  我们和32师的侦察员都把目标迅速报了上去。这时,前边的两个女兵脱光了衣服跳入江中,能看出她们在高兴的嬉水,不停的击打着浪花。当后边几个女兵接近江边时,32师的炮弹呈圆形首先将她们覆盖。

  我边防部队127师为东线战区第一路,从广西宁明县爱店镇边境战线上,向越方支马地区守敌,发起反击作战。经过几天的英勇善战,我师全歼驻防在支马地区16个高地的全部守敌,消灭敌人共计一个加强营,取得反击作战首战告捷。

  长条山位于越方支马地区和绿平县城之间,是敌方绿平县城外围驻点之一,一条简易的土面公路,从支马地区通向绿平县城,也是我军前进的唯一道路,重要道路和必经之路。

  从表面上看,长条山既不巍峨也不高大,但是树木丛林,杂草丛生,怪石嶙嶙,密度之大,便于隐藏,敌方阵地A型和S型战术通道紧紧相连,坚硬牢固,分上下两层,高射机枪6挺,上下各3挺,装备配置较好,火力强大,弹药充足。

  山上山下,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能相互支援,协调作战。驻防长条山守敌,是越方凉山特工大队绿平分队的一个女兵排,该排女兵27人,少尉1人,中尉1人,合计29名。(敌方资料来源于此战结束后,我方从守敌阵地缴获翻译得到的)长条山北面为我军攻击正面,地形较为平坦,稻田成片,视眼开阔,十分有利于越方守敌打阵地战,打狙击战。该阵地南面为越方纵深腹地,山连山,森林成片相连,非常有利于守敌隐蔽逃跑,迅速撤退,并分股打游击之战。

  2月20日,我师先头部队379团某部,向绿平方向打击搜索前进,突然遭遇到来自长条山守敌的强大火力打击,将我先头部队压制在长500米宽100米的稻田和公路中,我方被敌人的高射机枪打得抬不起头来,部队无法继续前进,先头部队多次组织反击,效果不佳,并有伤亡,该部前指立即向师指挥所报告敌情战况,请求炮火支援。

  在师炮兵火力的强大打击压制下,敌方狙击我先头部队的强大火力有所削弱。我军炮击过后,先头部队再次发起反击,战斗进程有所好转,但敌方火力任然强大,部队攻击前行缓慢,敌我双方进入胶作阶段。

  为了更多的消灭敌人,为了减少我先头部队不必要伤亡,为了大部队迅速向越方纵深打击前进,师首长张万年决定,急调我军坦克部队坦克4辆,立即投入战斗。在坦克部队的掩护下,在我方炮火再次打击掩护下,我先头部队再次发起攻击,参战人员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猛打猛冲,一鼓作气,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敌我较量拼杀,最终参战将士将长条山之顽固守敌全部消灭。我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后,缴获敌方大量武器弹药。

  同时,参战人员也惊讶的发现,死在战壕之中的全部是越南女兵,她们上身无军装,下体无军裤,光着脚,只穿背心和短裤,肢体分离,血流成片,可见战斗的场面十分残酷和震惊。越南女兵的战斗作风及宁死不降的顽强精神,使我参战人员深感惊叹。出于国际法人道主义精神,我方将越方死亡女兵就地埋葬。

  长条山之战,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道之师!文明之师!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