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牺牲后长子李葆华改姓被护送去日本躲避

2017-05-19 09:19胜博发在线娱乐:网络作者:浏览:13

1927年4月,李大钊牺牲后,长子葆华改姓氏被护送去了日本,长女星华仍在孔德学校读书,没了经济来源,为坚持上学,经周作人安排为学校刻写蜡版,每月可得15元。

1927年4月6日李大钊被捕,在狱中关押22天,写下了《狱中自述》。他在《狱中自述》的末尾特别写道:“又有陈者:钊夙研史学,平生搜集东西书籍颇不少,如已没收,尚希保存,以利文化。”

从史料查证,查抄李大钊在北京朝阳里四号住家时,并未没收他平生所搜集的书籍。那么,这些书籍在李大钊牺牲后下落如何呢?

转移到李青峰家中

据北京档案馆馆藏档案: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处长吴郁文向京师警察厅总监陈兴亚在1927年5月10日的报告中说:“兹复据探报称,本月九日下午一时许,内务部警政司长李青峰至朝阳里四号,用洋车两辆将李大钊书籍等物运往南池子葡萄园十号伊宅收存。”

李青峰何以会保存李大钊多年精心收藏积累下来的史学书籍呢?查阅编印于1908年、1910年的两份《北洋法政学校同学录》后获知:李青峰,22岁,直隶冀州人,号采岩。预科英文甲班(后称1班)学生。李大钊,20岁,直隶乐亭人,预科英文甲班(后称1班)学生。两人原为同班同学,李青峰年龄大于李大钊。在1908年到1910年预科三年间是同窗,后为校友。

李大钊

李大钊被捕后,李青峰就曾以自己与李大钊为校友的身份,致信京师警察厅,请求保释李大钊妻女:“以峰在光绪末年曾与李大钊同学,彼既无父母,终鲜兄弟,今其多病妇婴同遭拘禁,无知孩提咸濒危急,其妻久不蒙释,女仆力何能任?是罪由一人延祸六口,路人亦且酸心,校友何忍袖手?……峰愿以性命、官职保之。”(《李青峰呈报京师警察厅函》)

《晨报》1927年4月30日载:“今晨八时,李之远族李采言、李凌斗两人,偕二女兴华、艳华,一同赴长椿寺。棺木运到后,即在停灵屋内重新装殓。李妻因病不能行动,故入殓时仅有二女在侧。亲友到场照料者有白眉社(即白眉初)等数人,情状殊为凄惨冷落。”这里的李采言就是李青峰。经与李大钊的舅父周玉春商议后,决定李大钊遗眷暂住李青峰家。李青峰就将李大钊遗属一行五人:妻子赵纫兰、长女星华、次女炎华、次子光华、三子欣华,接到南池子葡萄园十号自己家中暂住,以尽保护责任;5月1日,将李大钊的灵柩由长椿寺移到宣武门外妙光阁浙寺暂厝。

因为李大钊在朝阳里四号的住房是租用的,5月9日取走书籍等后,便将朝阳里四号院落交由舜记木厂伙计国敬铭接收。5月11日下午,李青峰用汽车将李大钊妻子赵纫兰、长女星华、次女炎华、次子光华,赵纫兰胞弟赵小峰等,送往东车站、乘京奉通车出京,回乐亭县大黑坨村。李大钊的藏书此时是在南池子葡萄园十号李青峰家中。

一部《九通》的下落

1939年,李大钊的家人曾因生活困难,托请周作人、钱玄同设法变卖历史典籍集成的丛书《九通》。

1927年4月,李大钊牺牲后,长子葆华改姓氏被护送去了日本,长女星华仍在孔德学校读书,没了经济来源,为坚持上学,经周作人安排为学校刻写蜡版,每月可得15元。

1932年,星华接到母亲从乐亭大黑坨村老家来信,要到北平安葬已在寺庙停放近6年的李大钊遗体入土,因实在无力偿还浙寺停柩的租金。星华接信后去找周作人,希望能帮助出售父亲的藏书。

后来,由于寄存书籍的李青峰要搬家,一时没有合适地方放这些书,大部分就放在钱玄同在孔德学校的房间里。星华为解决家中生活的窘迫,再次向周作人提出出售父亲藏书的请求,周作人在8月26日写信给胡适:“此事曾与兄及孟邻(即蒋梦麟)校长说过,惟近来寄存书籍的亲戚家就要搬走,而李家境况亦甚窘苦,想早日卖掉。孟邻曾提议由大家集款买下,寄赠与图书馆以作纪念,或由学校收买更易办亦未可知,希望兄为帮忙,为向孟邻一说,早点想一办法以了此事。闻书目已由守常(即李大钊)内侄杨君(即杨景起)抄交孟邻矣。”但此事并未能落实。

1938年7月4日,中共冀热辽特委发动冀东大暴动。李大钊次子光华参加暴动头部受伤,因敌人搜捕在家乡难以安身,星华带着光华到北平寻找机会去延安。炎华和爱人侯辅庭参加冀东大暴动后也到了北平,12月23日周作人接到炎华信求助,先是送钱帮助度过寒冬,联想到此时或应出售李大钊的藏书,以解燃眉之急。

1939年1月10日,“玄同来访,在苦雨斋西屋坐谈”,周作人便和钱玄同商议卖书的事。此时的钱玄同正在病中,为解决李大钊子女生活困窘和筹措赴延安的路费,拖着病体四处联系变卖李大钊的藏书。

1月16日,周作人接到钱玄同14日的信:“起孟道兄:今日上午十一时得手示,即至丘道交与四老爷,而袒公即于十二时电四公,于是下午他们(四与安)和它们《九通》共计坐了四辆洋车,给这书点交给祖公了。此事总算告一段落矣。”(因为敌伪统治森严,钱玄同信中使用了暗语:丘道是孔德学校;四老爷、安、袒公、祖公,都是此项成交的关系人。)这部《九通》已经在1月14日下午,被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秘书赵祖欣(1939年后任河北师范专科学校校长)等人,一并乘坐四辆人力车拉走了。

事后的第三天,1月17日钱玄同竟因脑溢血病逝。周作人在《玄同纪念》中翔实叙述了此事。北平女子师范大学后来与北平师范大学合并,定名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想来,李大钊藏书中的这部《九通》,现在应该是完整地保存在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

北京解放后,星华在孔德学校书库里还找到两大木箱李大钊收藏的书籍约100多本。交由周作人代卖,这次卖得120元,一半交给了星华,一半交给了炎华。

珍藏在唐山的李大钊书籍

李大钊故乡唐山也珍藏着李大钊的部分书籍。这是在白色恐怖的环境下保存下来、李大钊读过书籍的一部分,严格说来算不得是李大钊的藏书,因为,李大钊在北京大学任图书馆主任一职后,没有往家乡带回过书籍。所以,大多是他在求学时的讲义和参考书。这些书籍在唐山分三处保存和展出:乐亭李大钊故居、乐亭李大钊纪念馆、唐山市冀东烈士陵园。

李大钊故居保存的书籍比较多,主要靠老馆长刘荆山的精心收集和保管。有李大钊在北洋法政专门学堂、日本早稻田大学使用的教材和参考书近50种,这些书多为日文。还有李大钊和张润之合译今井嘉兴著《中国国籍法论》、梁漱溟著《东西文化及其哲学》等。上世纪70年代,李大钊纪念馆开馆,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堂讲义的《预科法学通论》、《正科刑法讲义》,上面的批注确定为李大钊手迹,决定转到李大钊纪念馆展出,并且录入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李大钊全集》。李大钊和张润之合译今井嘉兴著《中国国籍法论》也转到了纪念馆。张静如、刘桂生教授等来唐山时,曾经在李大钊故居看到梁漱溟著《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一书中,也有少许批注文字,但经分析未确定是李大钊手迹。贾芝在《关于周作人的一点史料》(《新文学史料》1983年第4期)中说:李大钊曾经批注过的书籍有《高等经济原理》、《租税法规纂要》、《日本警察法述义》等,这些书都落在了唐山。经查证,唐山并无这几本书。

值得注意的是,这批书籍中有两部研究中国文学艺术的论著:《艺舟双楫》是清代包世臣成书于18世纪晚期的文艺论著,《广艺舟双楫》则是康有为于1888年撰写的关于书法的论著,可以得知李大钊对中国书法艺术的喜爱与研究。

在唐山市的冀东烈士陵园里珍藏着李大钊在日本留学时读过的四本书:北村三郎著《欧洲列国史》、英国勃拉斯著《南美共和政治之评论》、秋山雅之介博士著《国际公法》、中村进午博士翻译的俄国弗里德里西·冯·马腾斯著《国际法》(下卷)。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